石家庄印刷厂 | 石家庄印刷公司 | 河北印刷发行网 | 河北印刷发行网 | 主办单位:石家庄市印刷协会、石家庄市书刊发行业协会 您好,欢迎浏览燕赵印刷发行网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书业大变革,书店如何进行场景化和智能化运作?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出版业面临的境遇也是如此。在一个崭新的全民阅读时代,面临四大变革的出版业将何去何从?

  读书是人类获取知识、增长智慧的重要方式。习近平总书记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曾说:“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让人得到智慧启发,让人滋养浩然之气”。通过读书,人类把自己的创造代代传承,让每一代人都能站在文明的肩膀上寻求进步,使人类自身走向高尚和伟大。
 
  读书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精神发育、文明传承的重要途径。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读书传统,宋真宗曾亲笔写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劝人读书。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我们必须接续上这个民族的读书传统,培养民族强大的学习能力。国务院参事王京生先生曾在调查中发现,全球范围内阅读力较高的民族,基本上都会成为原创能力较强的民族。
 
  从这个意义上看,实体书业的发展关乎个体、国家与民族的命运。在经历了严峻的书店倒闭浪潮之后,近年来,中国实体书业开始呈现复苏迹象。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家战略的调整:随着全民阅读国家战略的深入实施,各地党委政府逐渐将推动阅读视作一项基础工程,整个社会对读书尤其是读好书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
 
  当我们逐渐步入一个崭新的全民阅读时代,实体书业的发展也迎来了四个重大调整,即供应方式的变革、服务方式的变革、生产方式的变革和生活方式的变革。这四种变革相互交织、彼此影响,势必将成为推动中国书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因素。
 
  供应方式变革:书业竞争力更在于形成并供应价值
 
  书业在根本上有别于其他行业,其竞争力更在于形成价值、供应价值。如果把图书完全等同于一般性商品,不仅违背书业发展的基本规律,而且漠视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读书传统,更容易造成图书行业精神价值的缺失和全社会学习能力的削弱。因此,在全民阅读成为国家和地区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际,实体书业必须适应形势,做出变化。
 
  首先,书业从业者要成为爱书之人。书业是人类最高贵的事业,书业从业者应当树立“读书以及一切为读书所做的服务都是高贵的”核心价值观,充分认识阅读的高贵性和灵魂性以行业带来的使命感和高尚感,从源头上推动调整供应思维、变革供应方式。
 
  其次,书业从业者要成为懂书之人。书是知识的载体,这决定了书业是一个知识含量很高的行业。但长期以来,中国出版发行业上下游发展水平不够均衡,书业卖场的一线从业者往往学历不高,真正懂书之人较少,无法有效满足读者需求。变革供应方式,最重要的就是培养懂书之人,为大众读者发现好书、推荐好书。
 
  再次,书业从业者更要成为优秀的选书人。优秀的选书人,如同中医馆里能对症下药的坐堂大夫,具备在不同读者身上洞察需求的能力和从浩如烟海的出版物中遴选精品的眼光,能够解决当前实体书店大量好书被积压的行业痛点,并通过“开书单”来创造增值服务,为普通读者和公共采购提供支援,进而实现供给侧改革。
 
  服务方式变革:自觉参与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正式施行,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成为法律明确规定的政府职责。书业发展要自觉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以推广全民阅读为着力点,从基本性、均等性、公益性、便利性、多样性等方面变革服务方式,打造全面持续深入开展全民阅读工作、构建城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载体与主流阵地。
 
  第一要保持基本性。读书是市民读者最基本的文化权利。公共文化服务虽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看得懂展览、听得到交响乐,但最基本要做到保证每个人都有权利读书。书业要以实现市民文化权利、满足市民阅读需求为宗旨,为普罗大众共享阅读红利提供服务,在公共文化服务政策的顶层设计中获取更大支持。
 
  第二要保持均等性。图书供应既要做到结构完整,又要实现文化普惠。图书结构直接关系到一个地区的文化结构和文化素养,不能重经管轻文学,亦不能重社科轻科技,而是要把更多好书、结构更合理的书展现到读者面前;图书服务要面向最广大人群,满足最广大读者需要,让无论是青年才俊、妇女儿童还是偏远居民、残障人士都能实现自己的文化追求。
 
  第三要保持公益性。虽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实体书业要积极创造条件,让更多市民读者享受到公益免费的文化服务。读者不花钱,实际上意味着政府在背后提供了公共财政支持。书业要依托这些支持多多打造“零门槛”的公共文化服务项目,开展丰富多彩的公益文化活动,打造丰盛免费的阅读菜单。
 
  第四要保持便利性。曾有朋友这么评价东京和深圳,他认为两座城市最大的不同在于便利性——在东京,各类服务无时无处不在。公共服务和商业服务一样,存在“大鱼吃小鱼,快鱼吃大鱼”的规律,如果做不到便利,就将被人民群众淘汰。书业要进一步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便利性,一方面要加强线下布局,以大书城为主力军、以小书吧为轻骑兵、以自助售书机为补给站打造公共文化服务网络,使书业延伸到千家万户门口;另一方面要转变服务方式,推出更多24小时书吧、城市自助图书机、特色线上平台以满足市民需求,让全民阅读“随时随地,触手可及”。
 
  第五要保持多样性。我曾在深圳书城观察到一个现象,披萨是人气最高的餐饮形式。进一步研究思考发现,原来是因为披萨非常适合一家人围坐共享,能够实现家庭的交流沟通。这说明逛书城已经成为很重要的家庭时光、亲子时光,也昭示了未来书业以及公共文化服务的发展方向:丰富业态模式,加强聚合效应,以“书+”的形式与咖啡、餐饮、电影、创意等一切多样性生活元素结合,积极探索复合型多样化业态,构建多层次书城文化综合体,进而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
 
  生产方式的变革:嫁接书香与智能化两大要素
 
  全民阅读的持续升温和智能科技的日益精进,使实体书业生产方式的变革成为众望所归、大势所趋。如果让我想象2030年的书业,我脑海中会出现以下画面:
 
  一是寂寂午夜,书城里亮着些许细微灯光,不知疲倦的机器人正井然有序地整理书架。它们的工作高效而精准,拾起一本书马上就能自动定位并放回相应位置;二是繁忙卖场,拥有大数据储备的机器人为前来买书的读者选书荐书。读者只要输入自己的需求,它们立刻便能生成一张专属书单并自动找出这些书,有的机器人还会根据读者过往的购书记录进行分析推荐,能瞬间从浩瀚书海中拾取精华,为读者推送个性化的、有力量的文字,为读者创造灵魂栖居的环境。
 
  以上想象的场景,核心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广泛应用所带来的生产方式变革。这种变革不仅打破了书业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桎梏,更实现了超越人类能力本身的优质服务。近年来,书业变革生产方式、追求智能化发展的案例层出不穷,其中智能书城、无人书店和特色电商具有很强的典型性:
 
  智能书城通过搭建智能系统、构筑智能生态营造“书香+智能”的购书阅读环境,极大提升了消费体验感,为读者制造了更多的喜悦感。智能科技可能是现在乃至未来人类最大的时尚,当它进入传统书业,不仅仅会带来生产方式的变革,更重要的是把时尚带进了书业,使书城变得更加生动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