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印刷厂 | 石家庄印刷公司 | 河北印刷发行网 | 河北印刷发行网 | 主办单位:石家庄市印刷协会、石家庄市书刊发行业协会 您好,欢迎浏览燕赵印刷发行网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热火朝天的2018上海国际童书展,几多狂欢几多期待?

  每年阳春3月,全国少儿出版人远赴意大利博洛尼亚,成为从业者一年开头的重头戏;而每年乍寒11月,还是这一波人,还是为了同一件事,齐聚沪上,买卖版权、新书发布、读者交流、吆喝售书、专业论道……仿佛是一场任何其他图书板块艳羡不来的狂欢。
  
  而今年,早在CCBF预热时,同比增长超100%的展商,2万余平方米的展览总面积,来自全球48个国家和地区的13000多位专业观众,这一连串的数字,已经实实在在彰显了CCBF在整个亚太地区作为专业童书展的龙头地位。再加上今年,书展主办方上海新闻出版局与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的首次“联姻”,博洛尼亚年度最佳童书出版社大奖专区、亚太地区新展商专区、斯特雷加儿童文学奖专区、版权代理区、授权专区等五大专区的设立,以及博洛尼亚童书展经典项目“插画师生存角”的完全移植,让CCBF离“东方博洛尼亚”的最初设想又更近了一步。
  
  但与此同时,也有人诟病这个搭建集青少年阅读推广、儿童文化产品交流和版权交易等于一身的国际化舞台,沦为国内少儿出版人的“秀场”和“叫卖场”,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作为行业媒体,我们试图呈现出现场参与和所观察到的实际情况,这个专业展会的意义何在?又能反映出当下少儿图书市场的哪些问题?
  
  看数据,高速增长VS发展空间
  
  作为一个专业的童书展示、版权交易、阅读推广的平台,评判其影响力的要素大致可分为三点:一是产品数量和质量,据主办方提供的数据来看,CCBF中外参展童书品种从2013年的5万多种增加到今年的6万多种,而国内出版社基本将“今秋明春”这个时间段内的原创重点品,选择于该书展首发。
  
  二是版权交易情况,今年主办方并未明确公布达成的版权贸易数量,但就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许多出版社都表示,若事先与国外展商达成谈判一项,在书展版权输出与引进的数量基本能够持平。以本届书展为例,上海本地的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上少社”)共签署《男生贾里全传》《女生贾梅全传》《怪怪熊学校》等17种图书版权输出协议,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也与环球影业推出“梦工场经典电影双语阅读”系列新书。
  
  三是国际童书大咖的参与程度,角野荣子、伊戈尔·欧尼可夫、大卫·香农、埃尔维·杜莱……只看这些打头阵的知名画家、作家,不仅让读者兴奋,甚至成为许多专业人士面见偶像的契机。
  
  除了新书首发的阵地之外,每年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的“2018年1月-9月少儿图书零售市场”报告都会如期而至,成为从业者了解一手市场信息的窗口。开卷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1-9月少儿市场的动销品种为259048种,与2017整年的259184差距并不明显,1.73的码洋品种效率较2017年整年的1.8也不明显,反而是动销品种比重较2017年整年的13.69%略有所增长,为14.43%。从前9个月的整体市场情况来看,规模和品种扩张的同时,码洋效率也有所增长,也说明在市场竞争主体增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也迫使各机构不得不通过多方布局提高自己的码洋占有率。
  
  在CCBF举行的“改革开放40周年与童书出版主题论坛”,有两组数据显示:一方面,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少儿出版的版权贸易逆差一度达到48:1,而从2005年起开始,少儿图书引进输出比逐年下降,到2015年已经回落到1.9:1,就中国参与意大利博洛尼亚书展的情况来看,中国版权输出数量从2014年的153项到今年的858项。可以说,正是中国少儿出版整体实力的提升,才能吸引越来越多的外国伙伴,进行合作出书、合作办公、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等。
  
  另一方面,据中国出版协会副理事长邬书林透露,英国、美国少儿图书零售市场占比目前分别为36%、33%,而中国仅24%。尽管中国少儿出版已经连续17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但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看市场,野蛮生长VS各自定位
  
  作为专门面向少儿出版领域的专业展览,除了专业少儿社、非专业少儿社(参看文章:童书大时代,非专业少儿社拿什么“肉搏”?)、民营出版策划机构等之外,也成为教育、培训、数字阅读等相关机构抢夺资源、争取合作的平台(参看文章:儿童阅读App一片红海,出版能分几杯羹?),也算为出版机构寻求产业延伸提供了更直观的机会。从少儿图书的参与主体来看,2018年有552家出版社参与少儿图书零售市场的竞争,也就是说全国出版社中95%以上的出版社都参与了竞争。其中,码洋占有率超过1%的有27家,这些玩家占据了少儿图书一半以上的市场。
  
  而从排名前11即前三梯队的分布情况来看,除了海豚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海豚传媒”)、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长江出版社之外,其余8家均为专业少儿社,其在专业领域的龙头地位难以撼动。再看展会的表现情况,笔者认为,正是因为专业少儿社、非专业少儿社、成熟的民营出版策划机构以及刚入局的民营出版策划机构(参看文章:从小而美到大而强,新锐童书出版品牌进化论),找准了自身的市场定位,在各自的舞台施展拳脚,才造就了整个展会热火朝天的景象。无论是发布新书还是举办活动、展开评选,在展场的资源攫取方式也正是各个机构在激烈竞争中所使出的杀手锏。
  
  专业少儿社更多的是通过评奖、论坛等方式,在聚拢更多原创资源的同时,形成平台化的品牌影响力。比如,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本次发布“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举办的“第二届图画书时代奖颁奖典礼暨高峰论坛”,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举办的“中文原创YA文学奖颁奖典礼”,三大奖项评选,分别聚焦原创儿童文学、原创图画书、YA文学不同细分板块,且有的是继续发扬原板块优势,有的则是弥补自身在该板块的不足,而在此基础上,还能通过鼓励新人新作的方式,为整个少儿出版的原创力量输血。
  
  非专业少儿社此次多采用品牌化亮相,通过更具辨识度的整体形象开拓市场,而其中又分出版品牌和图书品牌,涉猎程度并不一致。比如电子工业出版社的“小猛犸童书”,重点发力科普百科、图画书、儿童文学、幼儿启蒙、益智游戏、STEAM教育等领域。同样较早涉猎少儿出版的东方出版社,此次首次以东方童书馆、暖心灯童书、蜜糖国童书馆等3大童书出版品牌亮相,近年来该社通过社群渠道打开了童书销售的特殊阀门,未来加大布局该领域的决心昭然若揭。而通过“小荷听书”青少年有声平台在少儿有声领域打开新局面的山东教育出版社,除了通过“小荷工作坊”“米吉卡工作室”等平台加强与作者资源的联系之外,还通过引进“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BIB)获奖书系”加码图画书布局,今年已引进第三辑。
  
  民营出版策划机构中,根据其涉猎少儿出版的不同程度打法也不一,但在灵活机制的运作下,其品牌辨识度较高。成熟的如海豚传媒、蒲公英童书馆等,不仅邀请了国外的大咖作者举行新书首发和读者见面会,比如海豚传媒发布了角野荣子新作《隧道的森林》,蒲公英童书馆则一次性重磅推出芬兰国宝级作家毛里·库纳斯《圣诞老人》系列、麦克·莫波格的现实题材儿童小说最新系列,风靡全球的手绘地图百科绘本《地图( 人文版)》升级版等作品。
  
  “故事的力量——不一样的故事,一样的感动”“故事的力量——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角野荣子和你聊聊那些感动孩子的儿童文学”等主题沙龙将中外双方最优秀的作者聚集起来,思想碰撞和业务交流。而像“读小库”等品牌则将依靠优质童书吸引了读者购买,展台书籍抢购一空。而在11月11日展会结束当日,记者走访的诸多展位基本上都实现了这一效果。对于读者来说,能够每年如期而至选购到好书,还能增加出版机构的读者黏性,营销推广的目的是实现图书销售,绝非一句简单的“叫卖”而盖棺定论。
  
  看内容,原创加持VS传统文化思辨
  
  说完参与主体,再看本届CCBF的内容产品呈现出什么新特点?整体而言,原创依然是整个少儿出版界的主旋律,也正是近年来不断加码原创,让更多原创优质作品“走出去”,从而树立起了中国少儿出版的国际影响力。无论是随着人口红利增长和消费升级,内部对于优质内容的刚需,还是外部“走出去”更多实现中外的双向互动,都倒逼着少儿出版人时刻将“原创”视为弦上之箭。